真实世界的Metaverse,会跟你想象的一样吗?

如果Metaverse已经实现,这个虚拟世界将会具备怎样的特征(www.hunc.cn)。

Metaverse概念相信许多人都略知一二,由于国内外资本市场的加入,使得今年这个概念频频出现在大众视野,甚至很多人戏称今年是Metaverse元年。

其实Metaverse并不是什么新概念,最早源于科幻作品《雪崩》,是作者在书中描述的未来世界 –-- 一个人们以虚拟形象在三维空间与各种软件进行交互的世界。原本处于非常遥远的概念,随着现在科技的发展让很多人看到了metaverse到来的可能。

电影《头号玩家》海报

不过每一个人对这个世界的定义都略微不同,不同角度对Metaverse的想象也不是完全一致。当参照的角度不同,看法自然会有差异。就好比说,游戏公司认为沙盒类游戏将会是与Metaverse接轨的第一接口,而科技公司则认为万物互联才是实现Metaverse落地的重点领域。

图源:网络

针对以上,不久前腾讯研究院就以主打不同身份的专业人士角度如何看待举办了一场关于Metaverse的圆桌会议。会议上三位发言人各自就Metaverse阐述了自己的角度和看法,并结合中国市场现状阐述了对于这一概念在国内未来发展的种种可能性。

游戏作为入口谈打造Metaverse的条件,“元宇宙”或将创造新的文明

现在,科技行业对Metaverse的普遍想法是用比较产品化的思维去看待这个概念,大家更像是在探索下一代的平台内容会是什么,而不是Metaverse到底该如何定义。

关于Meatverse定义的探讨,是个非常有趣的开放性观点。腾讯NExT Studios游戏设计师叶梓涛认为:“我们如果限定Metaverse就应该是开放世界,反而不是真正的Metaverse了,我们等于是强加了一个审美在它身上。”

图源:腾讯研究院

“电子游戏从2D发展到3D到现在,这是计算机图形学和硬件的进步,而不是游戏玩法和游戏性的进步。因此,我自己认为将对于3D的想象和对开放世界的想象影射为Metaverse,是一个相对简单化的思考模式,亦是想象力匮乏的表现。”

从游戏设计的角度出发,他认为当Metaverse被赋予某些特定的条件之后,包容性就下降了,就不再是真正的Metaverse。像Roblox这样的游戏开发平台,虽然是指在虚拟世界中允许每个人都成为创作者,创作属于自己的游戏内容,但这些游戏内容会被限制在游戏创作逻辑上,游戏创作的模式其实很多是类似的,这样是不容易真正触及到Metaverse底层创作逻辑的。

而从审美的角度出发,叶梓涛也表示,在我们的现实世界里,可以允许不同风格的建筑共存,真实世界的包容性是非常大的。就像即使是同一人物的作品,例如漫画中的超级英雄被搬上大银幕以外,还有很多延伸的版本,黑化版本或者是乐高动画版。这些存在的意义并不是追求单纯的高逼真,而是一个自由、无局限的创作构思空间。

乐高版蝙蝠侠电影

“3D开放世界、VR、数字人等新的概念入口,应该成为铸造Metaverse的一个重点,但并非必要。我所构想的也是,Metaverse应该以提供不同工具混用和创作的一个空间作为出发点,给创造者真正的自由基础上将载体形式考虑进去。”

叶梓涛的说法更像是一个广义上的Metaverse,这跟大众普遍认知上的Metaverse有挺大出入,很长时间里,受到科幻作品的影响以及科技技术发展的影响,许多人认为非常逼真,逼真到与现实世界的边界越发模糊才是越“Metaverse”,沉浸感是构成Metaverse的关键要素。

因此如果以此做区分,在这个基础上,其实所有我们所设想的具象化Metaverse都属于狭义上的概念,要有若干个这样的狭义Metaverse相连才会构成真正的广义Metaverse。

图源:网络

而从目前的技术出发,在构成狭义的Metaverse上,IEG设备平台部的杨彦哲则认为,游戏很可能是全真互联网的第一步,即入口。

图源:腾讯研究院

叶梓涛也表示,“在某个角度上来说,Metaverse更像是一个电子游戏的形象工程,背后其实是让电子游戏产业不仅仅局限于娱乐而是能够为更大的外部世界赋能的可能性。”因为目前市面上的超3A游戏,例如GTA本身就拥有世界观,并且游戏是附带着社交这一属性的。在这个基础上,利用新技术在这个世界中引入生产活动、建立经济体系,最后很有可能可以建立起一个真正意义上的Metaverse。

GTA游戏街景 图源:网络

而后,在谈到如何从现实角度出发打造Metaverse,他的观点与很多虚拟现实公司的想法比较类似,首先是需要以假乱真的高拟真度,其次是可触达性,降低用户的使用门槛,例如Facebook最近在测试VR广告以降低VR设备发行价格的做法。最后是内容生态的建设,使玩家长期驻留,这也是腾讯以及Facebook在不断收购游戏开发公司的原因,因为用户消耗内容的速度往往比游戏更新更快。

我们都相信科技的迭代势必会将更多的奇思妙想变成现实,而Metaverse将会建立未来的新文明吗?

在这个问题上,科幻作家陈揪帆认为,可以从哲学和科学理论中找到Metaverse的源头。“它的关键不在于我们所身处的世界是否是一个“模拟器”,而是我们如何通过模拟的方式去更深刻地理解宇宙、现实与人类意识的本质。这也是为什么人类会如此孜孜不倦地去创造Metaverse的一个原因。人类通过Metaverse的方式能够抵达任何宇宙飞船或超光速飞行所无法抵达得更深远、更本质、更恢弘的宇宙。这将是一个文明的全新阶段。”

图源:dy.163

从人类出现以来,我们的社会在不断地进步,随着时代地推进,文明也在进行着更替。就现阶段而言,新文明是指计算机和互联网诞生以来,以虚拟信息为主要的思维媒介所创造的文明形态。当Metaverse真的诞生的情况下,一切都是数字化,数字化信息的时代等于是全面来临。那么,Metaverse在一定程度便是建立了下一阶段的新文明。

Metaverse世界的特征:交互性、经济体系

如果Metaverse已经实现,这个虚拟世界将会具备怎么样的特征呢?

在提到Metaverse世界的特征时,三位嘉宾的观点保持了很高的一致度。在一个用户愿意停留,并且有很大自由度的虚拟世界中,这个世界一定不是独立于真实世界的,而是与真实世界相交互的,这两个的世界的边界会逐渐模糊。“Metaverse和现实世界是一个交织的状态,Metaverse不是替代性的。”

图源:网络

另一个重要的特征,便是经济体系,用户可以在这个世界中产生价值。对于Metaverse中的经济系统,叶梓涛认为:现在互联网世界里面最稀缺的不是资源而是所谓的“注意力”,可能在Metaverse里面,时间和注意力是我们追求带有稀缺性的货币,而不是某一些资产本身。

杨彦哲从货币系统的角度出发,认为货币系统其实对于创造这个世界的公司有巨大的驱动力,会有许多人为这个系统工作。Metaverse到来之后会有大量的玩家卷入到社会的分工协作体系,同时Metaverse会卷入更多的现实生活。

图源:sohu

陈揪帆则认为,Metaverse是一个后稀缺性社会。后稀缺性社会是一个非常理想化状态的社会,在这个社会里商品、服务、资讯都可以被无偿使用。在Metaverse里,这些都是数字。而当底层的需求被满足后,人们追求塔尖的“自我实现”这一要素。因此在对系统做出贡献后,才能获得货币回报,而不是延用现有的基于稀缺性的货币体系。

当一切都是数字化后,一切资源不再是稀缺的情况下,在虚拟的世界中对于价值的定义会发生巨大的转变,如何实现个人价值将会与现实世界的方式大有不同。

Metaverse后期是虚拟时空吗?

假设我们的社会发展已经进入了一个新的技术阶段,出现了多个狭义Metaverse,那么一定会出现Metaverse之间的竞争格局,如同所有的商品一样。而如何利用指标量化它,杨彦哲认为,可能还是基于传统游戏的指标数据来衡量,例如DAU、月流水之类的。

“在一个品类中的Metaverse里是有规模效应的,吸引更多用户就能吸引更多的内容创作者,更多的内容创作者反过来创造更好的内容吸引用户,短期的未来,可能在一个Metaverse品类之内是一个传统的互联网平台产品的竞争格局。”

图源:网络

前文,我们说到了当一切可数字化是Metaverse的一个特征。既然是数字化,在Metaverse里的时间会不会成为一个可以调节进度的东西,又或者说核心的资源不再是物质性的,那又会是什么呢?

图源:网络

陈揪帆认为是时间。当意识主导的世界足以逼真到与现实相似,在时间上的感知说不定也可以欺骗过人类的大脑,将时间的流速进行切割,而使人们在虚拟世界中获得永生。

杨彦哲在这个基础上,补充了一点。他认为另一点稀缺资源将会是思想层面的创造力。“Metaverse作为一个平台,可以让好的内容触达更多用户,在这个时候,头部更优秀的内容创造者,特别是思想的内容创造者的作品会有更大的传播效率”。

这些极具未来感的脑洞分享,说不定是对未来的预言呢。

结语:

今年以来,我们看到在虚拟现实行业,有越来越多的资本入局,包括腾讯、Facebook都在从设备、内容的角度以游戏、社交为入口逐渐靠近Metaverse。

在Metaverse时代到来之前,各界人士对它的发展都是处于推测阶段,但即使这样,我们都相信在科技的发展下,这个时代终会来临,人们的生活方式和精神世界都会迎来极大的转变。

公司名称:保定市华欣起重机械制造有限公司
主营产品:手拉葫芦,电动葫芦,起重器,千斤顶,吊具,搬运车,堆高车,卸扣